當前位置:涵山小說 > 其他 > 想無聲念無情全文 > 想無聲念無情全文第2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想無聲念無情全文 想無聲念無情全文第2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年輕武者的抽泣聲音,以及他那一句在絕望之中的投降,宛若魔咒般在山洞裡迴盪。

眾人沉默,彷彿在默默認同了年輕武者的想法。

他們……想活下去。

這個時候,他們彷彿都能夠聽見外麵的搜尋他們的腳步聲音了。

所有人都清楚天外天的作風,投降是唯一的出路,但凡不降者,除了被就地格殺外,就被關押囚禁起來,遭受酷刑,生不如死。

年輕武者一抹眼淚,身軀在止不住地顫抖蜷縮,“我真的不想死啊。”

泣不成聲。

已經徹底崩潰了。

自小嬌生慣養,養尊處優,什麼時候受過這種非人的痛苦折磨。

不想死的念頭,在腦海中瘋狂地滋生。

“我要投降。”年輕武者忽然站了起來,朝著山洞外走了出去。

啪!

一記長鞭如雷鳴般擊打在年輕武者的身上。

年輕武者頓時慘叫倒地,身上留下了一條明顯可見的鞭痕,血肉模糊。

山洞內眾人的神經瞬間緊繃起來。

這一記長鞭,出自於山洞內的唯一護法長老,湛佑。

湛佑站了起來,“希望這一鞭,冇打死你的話,能將你打醒。”

湛佑走到了年輕武者的麵前,盯著他,“你覺得現在就這樣走出山洞,找到天外天的人,跟他們說你投降了,你就可以得到善待嗎?我敢保證,這裡起碼過一半的人,都會遭到屠殺。”

年輕武者緩過神來,艱難地站了起來,麵容變幻了幾下。

過一半人會死,總比所有人都死了好……年輕武者心裡想,可不敢說出來。

他怕冇有死在天外天手裡,反而被湛佑的長鞭抽死了。

山洞內的氣氛,冰冷寂靜得可怕。

湛佑的眼神緩緩地掃過了所有人,目光帶著幾分悲涼,“你們是不是都覺得,自己可能會成為僥倖存活下來的另一半人?如果真的這樣的話,我將以你們為恥。”

湛佑冇有再看這些人一眼,目光落在了洞口方向,深夜的洞口,依稀有著微弱的月光。

“我想問你,當你的生命,是以犧牲尊嚴為代價,犧牲身邊的兄弟戰友為代價換取回來,你們的良心會不會遭到拷問?”

年輕武者握著雙拳,鞭痕火辣辣的,聲音隱約顫抖,“我……隻想活下去。”

“誰不想活下去。”湛佑怒視年輕武者,“假如你今天投降天外天,活下去了,當你走出這座山峰,看見彆人殘殺戰鬥力的武者,你會怎麼做?看見彆人玩弄戰龍島的女人,你會怎麼做?看到彆人將戰龍島當作奴隸來侮辱戲耍,你會怎麼做?”

聲音如雷。

年輕武者腦海轟鳴。

他不敢去想象那樣的畫麵。

“你能做到,無動於衷嗎?”湛佑笑了,“如果你可以,你現在馬上出去投降,老夫絕不攔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年輕武者身軀劇烈地顫抖。

假如那樣的畫麵真的發生在他的麵前,他能無動於衷嗎?

他不能!

“如果你不能做到,彆人在欺淩你的親人的時候,在一旁笑臉相迎,拍手鼓掌,那就給老夫閉嘴!”湛佑盯著年輕武者,“因為,到那時候,你一樣要死。”

“與其丟儘尊嚴,受人淩辱後再被殺,為什麼不拚儘最後一滴血,跟他們死戰到底?”

湛佑最後一句話,在山洞裡麵迴盪。

年輕武者跌坐在了地上。

呆呆地,一動不動,過了一會,嚎嚎大哭起來。

他徹底崩潰。

湛佑的話猶如驚雷般響徹於山洞內所有人的耳膜。

如雷貫耳。

不少人都麵露愧色。

一個個紛紛站了起來。

“佑護法說得對,我們的家園已經被占領了,難道還要被踐踏尊嚴嗎?”

“當所有的戰龍島武者都失去了反抗的意誌,那纔是戰龍島真正的淪陷。”

“投降,大概是天外天最想看到的畫麵吧。”

“感謝佑護法將我點醒,我為剛剛一瞬間產生的投降想法感到羞愧。”

“都怪湛布炆,貪生怕死,我差點忘了,他可是跟湛牧司齊名,號稱湛氏雙少的人物。”

這裡的雙少,顯然是貶義詞。

此時的湛布炆似乎也想到了湛牧司,哭紅著眼睛,“早知道,我也跟該跟著湛牧司離開海域,前往陸地,就能躲過這一劫了。”

“你難道不知道,天外天同樣也派人去陸地了嗎?”湛佑盯著湛布炆,冷冷地說道,“湛無敵護法等人,都已經被殺,隻有湛牧司下落不明。”

“他肯定是向天外天投降了!”湛布炆抬起頭,“我瞭解他,這種情況下,他一定會投降。”

將心比心,如果是自己,也會投降。

湛布炆隻是想告訴眾人,會產生投降想法的人,絕對不僅有他湛布炆一個。

“誰說我會投降啊!”

一道聲音忽然地從洞口外麵傳來。

這一刹那間,山洞裡麵的武者如同驚弓之鳥般紛紛站了起來,麵容變色,警惕地盯著洞口的方向。

三道身影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正是湛牧司三人。

“什麼人!”湛佑緊握手中長鞭,站在最前麵,注視著前方。

“佑護法,是我,湛牧司。”湛牧司開口的同時,身旁的兩人也急忙說道,“我是湛文,湛武。”

“牧司哥?”湛布炆不可置信地站了起來,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剛剛纔提及湛牧司下落不明,轉眼間他就出現了。

這令人感覺有點不現實。

湛佑也激動,“湛文湛武,你們冇事就好!”

雖然同是湛氏,湛佑與湛文湛武之間的關係更加密切。

當然,湛牧司可是島主的親孫子,他的出現也讓人有一瞬間的振奮。

可下一秒,一道聲音忽然響起來……

“你們該不會已經投降天外天了吧。”

話語一落,山洞內頓時安靜了。

目光都落在了湛牧司的身上。

冇錯,這可是湛氏雙手之一的湛牧司。

對比一下剛剛湛布炆那副崩潰的樣子,此刻一臉沉穩的湛牧司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他已經投靠了天外天。

“投降?不存在的。”湛牧司振聲地說道,“我請了幫手,從斷崖後麵的礁石暗道進入戰龍島,救了芳麗嫂子和秈秈,然後到了天龍莊,奪迴天龍莊的掌控權,現在,我們要聯合散落戰龍島四處的湛氏力量,一舉反攻,重奪戰龍島。”

石洞內,鴉雀無聲。

良久。

湛布炆小心翼翼地開口,“牧司哥,你……冇事吧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