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涵山小說 > 其他 > 金峰關曉柔寒門梟士 > 第1069章 俠客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金峰關曉柔寒門梟士 第1069章 俠客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不是晉王的人,也不是鏢師?”

使者皺眉問道:“那他是誰?”

“此人全身黑衣,蒙臉,還戴著一個眼罩,我覺得應該是最近鬨得沸沸揚揚的黑俠。”高手解釋道。

使者原本冇往黑俠身上想,現在聽高手這麼一說,可不就是黑俠嗎?

“黑俠一個江湖人,來摻和咱們的事乾什麼?”使者牙疼道。

“中原俠客向來喜歡博名聲,估計是想殺了咱們,積累名氣吧!”高手說道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中原武術文化源遠流長,有很多武藝高強的俠客藏在民間。

這些俠客不喜束縛,喜歡單槍匹馬地闖蕩江湖,快意恩仇。

或許為了博取名聲,也或許真的出於愛國情懷,總之東蠻每次來入侵中原,總會有人死在這些俠客手裡。

前段時間黑俠到處殺豪族,鬨得沸沸揚揚的,倒是和這些中原俠客的作風很像。

東蠻使者他們都穿著草原服飾,黑俠如果發現他們,肯定會跟上他們。

“黑俠是中原俠客,怎麼會有鎮遠鏢局的掌心雷?”認出手雷的護衛問道。

“鎮遠鏢局在中原也一直在打仗,咱們能得到掌心裡,中原俠客手裡有一個,又有什麼奇怪的?”高手說道。

“不管黑俠怎麼得到手雷的,隻要不是鎮遠鏢局或者晉王的人就好。”

使者問道:“再去找一隻信鴿過來,趕緊把信傳給大王。”

“大人,咱們帶的信鴿都用完了。”負責養鴿的護衛低著頭說道。

草原上鴿子比較少,被馴服的鴿子更少。

前段時間,使者為了攛掇晉王攻打渭州城,多次給單於傳信請示,信鴿用的非常快。

剛纔被沁兒打落的那一隻,已經是他們帶的最後一隻了!

“用完了!”使者瞪眼:“那怎麼辦,這封信必須儘快傳給大王!”

負責養鴿的護衛低著頭不敢說話。

“廢物,回去了再找你算賬!”

使者踹了養鴿護衛一腳,轉頭看向僅剩的高手:“去備馬,隨我去一趟阮州城!”

阮州城距離晉王城不遠,是晉王麾下非常重要的一座城池之一,晉王在這裡佈置了大量兵馬。

這裡也是東蠻細作重點滲透的城市之一。

來晉地之前,東蠻單於曾經交給使者一個地址和暗號,讓他有急事可以去找阮州城裡的東蠻細作幫忙。

在阮州城內安插一個細作不容易,東蠻使者原本不打算啟用他,可是如今自己的信鴿已經用完,又必須儘快把訊息傳回東蠻,不啟用細作不行了。

片刻之後,東蠻使者便帶著高手和兩個護衛離開山穀,順著官道直奔阮州城而去。

晉王雖然故意晾著東蠻使者,但不表示他不關心。

相反,晉王對此事非常重視,一直催問宰相進度。

可是宰相卻無言以對,因為他找不到東蠻使者去哪兒了啊!

自從東蠻使者在西城門甩掉跟蹤的人之後,就不見了!

如今老鷹帶著數十艘飛艇,一天到晚的不停撒傳單,短短兩天時間已經撒了兩個縣。

再拖下去,恐怕用不了幾天就能蔓延到一個郡城。

晉王晾著東蠻使者,還故意開出四個條件噁心對方,不是真的不想談判,而是想壓一壓對方而已。

誰知道對方竟然不見了。

這可把晉王和宰相急壞了,趕緊派人出去尋找使者的蹤跡。

可這裡距離渭州城太近,飛艇隨時能趕來,宰相也不敢動用太多力量,隻能派人暗中尋找。

可是晉地那麼大,晉王又不敢出動府兵,就這麼偷偷摸摸的派人找了三天,一點使者的訊息也冇有,反而打聽出來另外一個訊息。

渭州城的陵園已經修好了。

鐵牛驅使著晉蠻聯軍的俘虜把範家軍將士的遺骨埋進陵園,然後下令吊死了所有俘虜!

這還不算,鐵牛竟然還命人把俘虜屍體以跪俯的姿勢捆綁在外麵,凍硬之後讓工匠用水泥澆築包裹,做成跪地雕塑,圍繞在陵園周圍,意思是晉蠻聯軍永遠跪在這裡,向範家軍懺悔!

除此之外,鐵牛還讓工匠用水泥在陵園正大門建了一座範將軍的雕塑,在雕塑的下邊,還有一個空著的水泥台。

鐵牛已經發了話,這個台子是為晉王準備的。

抓住晉王之後,會把晉王和其他晉蠻俘虜一樣,永遠的澆築在水泥中,向範將軍賠罪!

晉王得知這個訊息,氣得又把桌子掀了。

但是緊接著傳來的第二個訊息,就好像對著晉王頭上澆了一盆涼水似的,一下子讓他冷靜了下來。

最近幾天,不斷有百姓趕到渭州城,確認傳單上的內容真假。

雖然他們是晉地百姓,但是每次出現戰爭,周圍很多百姓都會攜家帶口躲進渭州城,藉助堅固的城牆躲避。

所以周邊很多百姓都尊重範將軍,尊重範家軍。

得知事情真的和傳單上說的一樣,晉地百姓怒了!

就連不少從晉王嫡係隊伍中退役的老兵,也冇辦法接受晉王如此作為。

不用鐵牛鼓勵,這些百姓回去後自發地把看到的事情傳播了出去。

連帶著把鎮遠鏢局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也一起傳播了出去。

一邊是勾結東蠻屠殺自己人的畜生,一邊是幫著老百姓打土豪,然後把土豪的田地分給自己人的鏢師,百姓會如何選擇,不言而喻。

短短幾天時間,渭州城周邊幾個縣都已經有了失控的趨勢。

照這麼下去,恐怕不用鎮遠鏢局出動一兵一卒,這幾個縣就歸金鋒了!

這讓晉王如坐鍼氈,再也顧不上去晾東蠻使者了。

得知東蠻使者在阮州城的當天,晉王就第一時間派宰相動身,過去談判!

其實不光晉王著急,東蠻使者被沁兒襲擊之後,也開始著急了。

雖然所有人都推測黑俠是箇中原俠客,不是晉王的人,也不是金鋒的人。

但是黑俠用了手雷,萬一他們猜錯了呢?

晉王和宰相懷疑東蠻使者是不是看穿了他們的打算,東蠻使者也在擔心晉王真的投靠金鋒。

到時候他們就算能破掉金鋒的飛艇,也很難從劉鐵手裡把渝關城搶過來。

東蠻單於也有這個擔心,所以傳令過來,給了使者極高的權限。

有了這樣的共識,誰也冇有再獅子大開口,接下來的談判就順暢多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