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涵山小說 > 其他 > 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> 第七百七十六章 打起來了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第七百七十六章 打起來了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經由皇後孃娘這麼一提醒,範清遙纔是想起所謂天師的存在。

“母後,天師一直都是住在宮裡麵的嗎?”上一世範清遙進宮的次數並不多,後來就算進了皇宮也是被百裡榮澤囚禁在冷宮之中,對於皇宮裡的事情,她可以說是完全不知情的。

“過了年皇上就要按照慣例去祭祖了,以往祭祖時都是由欽天監的監正帶人跟隨,不巧去年年尾的時候,欽天監的監正感染風寒,就是現在還在府裡修養呢,皇上為了不耽誤了祭祖,便從他出請來了一位大師。”

“欽天監的監正真的是風寒嗎?”

“本宮當初也懷疑過是巧合,便是讓紀鴻遼留意了幾分,後來紀鴻遼那邊送來訊息,說是欽天監的監正確實隻是偶然感染了風寒。”

範清遙冇想到皇後孃娘早就是留意過此事,既是師父那邊作證了,此事便冇有什麼好繼續糾結的了。

“那個天shimu後可是見過?”

“本宮聽聞那個天師隻是暫時留在皇宮,應該不會呆太久纔是,不過皇上對那位天師很是看重,將人安排在了禦前。”

如此說來,除了皇上之外,誰都是看不到了。

現在的一切,也不過是範清遙的疑心罷了,畢竟冇有什麼真正的證據,範清遙也不想麻煩皇後孃娘,讓皇後孃娘冒險打聽什麼。

等在鳳儀宮用過了晚膳,範清遙又是陪著皇後孃娘小坐片刻,便起身告退了。

回到府裡,難得的安靜,範清遙給外祖和外祖母請安的時候纔是聽聞,主城裡正是在建造冰燈,專門為了十五供給百姓們觀賞,舅娘們圖個熱鬨,早早就是出門看熱鬨去了。

範清遙又是陪著外祖和外祖母說了一會子的話,等到起身離開主院的時候,已經是半個時辰以後的事情了。

冇想到剛一回到院子,就看見赤烏正陪著踏雪在院子裡滾雪球。

赤烏要護著嘴裡的信,自是不能撒歡陪著踏雪,瞧見範清遙走了過來,連忙將含在嘴裡的信吐了出去,然後便是一個飛撲跟踏雪滾成了一堆。

範清遙拿著信進了屋,藉著燭光仔細觀看,裡麵大多都是百裡鳳鳴一些報平安的說辭,雖然兩城的百姓現在對百裡鳳鳴的態度不甚友好,但好在自從百裡鳳鳴抵達後,無論是鳳城還是南城,都冇有再出現人口失蹤的事情。

範清遙心裡清楚,百裡榮澤既是能慫恿兩位章平去堵百裡鳳鳴的馬車,就定會將百裡鳳鳴放手不管的訊息傳回兩城去,如今百姓們對百裡鳳鳴有所排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隻是兩城人口失蹤的事情一直冇有任何的頭緒,百裡鳳鳴那邊查起來也比較棘手,恐怕短時間內無法回到主城。

範清遙倒是不著急催促百裡鳳鳴回來,既要查明此事,還不能引起皇上的猜忌和防備,最好的辦法就是慢工出細活。

範清遙提筆給百裡鳳鳴回信,隻是等寫完了之後她才發現,一個信封裡麵竟是有著兩封信!

而等範清遙將第二封信拆開時,黑眸明顯就是沉了下去。

這封信是出自紀宇澤的手,但卻不是寫給百裡鳳鳴,而是寫給範清遙的,隻怕紀宇澤是擔心節外生枝,纔是先將信送到了百裡鳳鳴的手上。

這封信寫的很簡潔,主要就是告訴範清遙,蘇少西的表妹找了個機會,陪著天諭一同上山采藥,卻冇想到表妹竟是存了想要將天諭推下山崖的心思,冇想到被天諭給識破了,結果可想而知,蘇少西的那位表妹被天諭按在地上一頓打,打的蘇少西當天就是帶著表妹啟程返回了主城。

紀宇澤跟那位蘇家表妹清清白白的,當然是不怕天諭秋後算賬的,畢竟誰也冇想到蘇少西的表妹能起了那樣惡毒的心思。

天諭本來覺得也冇啥大事兒,根本就冇打算告訴範清遙,但紀宇澤表示對於天諭的這位三姐姐,他還是有些後怕的,這纔是寫了這封信來報平安。

範清遙,“……”

是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都。

想當初範清遙見到蘇少西的表妹時,就知道那位是個不安分的,卻冇想到心裡竟是存了這樣的心思,估計是被家裡麵的人給寵愛慣了,得不到就開始偏激。

“狼牙。”範清遙將外麵的狼牙叫進了門。

狼牙來的很快,“小姐。”

“這幾日多盯著點城門的動靜,一旦看見蘇家的馬車,直接連車帶人的請到我麵前。”此事不管天諭吃冇吃虧,這筆賬範清遙都是要跟蘇少西算一算的。

過了初五,這個年關也過去一小半了。

從大年初一便是要進宮請安的一眾皇子妃們,總算是能夠鬆口氣,好好的在各自的府邸裡麵歇上一歇了。

隻是跟所有謝天謝地的皇子妃們不同,一直被甄昔皇後疼著寵著的範清遙,並冇有太大的反應,倒是覺得忽然不能進宮陪皇後孃娘說話,反而有些孤寂。

“小小姐。”許嬤嬤挑著簾子進了門,將一張帖子遞到了範清遙的麵前。

範清遙一看見是二皇子府送出的帖子還有些意外,等打開帖子才知道,原來是二皇子妃的胎象並不是很穩定,想求著範清遙上門去看看。

人命關天,範清遙當然是不能耽擱,忙換了衣服坐上了馬車。

二皇子妃身邊的婢女青嵐一早就是等在了府門口,瞧見太子妃下了馬車,恭恭敬敬地迎了上來,“奴婢給太子妃請安,我們家皇子妃正在裡麵等著太子妃呢,請太子妃隨著奴婢這邊走。”

範清遙點了點頭,跟著青嵐邁過了二皇子府邸的門檻。

這位二皇子也算是比較低調的一位了,平日裡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動靜,如今這府裡也是修建的十分低調,若是單看這景色,完全想象不出這是一個皇子的府邸。

主院子裡,二皇子妃正靠坐在床榻上,一看見範清遙進了門,連忙掙紮著就是要翻身下地,“太子妃……”

範清遙上前幾步,將人給按回到了床榻上,“歇著就好。”

二皇子妃愣了愣,完全冇想到太子妃私下裡的脾氣竟會這麼好。

範清遙倒是冇有解釋什麼,從藥箱子裡麵拿出脈枕,仔細的給二皇子妃診起了脈,半晌,纔是收回了手輕聲詢問著,“你最近可是睡得不好?”

二皇子妃點了點頭,“一到晚上就發夢,然後就是睡不著了。”

範清遙瞧著二皇子妃的神色,雙目渙散,眼底烏青,明顯就是壓力太大從而導致的精神不濟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